六探3000点 “中国牛”要来了吗?

原创 admin  2019-12-21 15:29 

进入12月以来,A股一路“涨涨涨”,叠加起舞的券商股让一众人对“牛市来了”充满期待,上证综指更在12月17日重返3000点,而这也是年内的第6次。

“‘中国牛’启动,中国股市第五轮牛市,从2019年1月4日的2440点起步,于12月17日11点正式上穿3000点地平线,并将永别3000点。”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短期来看,北上资金连续净流入是个强有力的助推剂,从周期角度来看,2019年A股处于恢复阶段,未来资金将朝着牛市前进。

不过,在《华夏时报》总编辑、著名财经评论家水皮看来,资本市场可能会出现严重的分化,发展应谨慎乐观。无论今后的股市是牛市还是熊市,都是结构性的。

 A股再站3000点

截至20日收盘,本周(12月16日-20日)上证综指上涨1.26%,深证成指、创业板指分别上涨2.25%、0.39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17日,上证综指重返3000点,且当日最高触及3039.38点,北向资金全天净流入88.07亿元,为连续26个交易日净流入。而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指标则是两融数据——截至12月17日收盘,两市融资融券余额达到9993.87亿元,创出年内新高。与此同时,科创板两融也出现快速攀升。

不断上涨的市场,让不少投资者直呼“中国牛”来了。

对此,李大霄认为,2019年以来,国内长期资金配置A股,包括上市公司回购、险资举牌、公募私募年内获利情况良好,随着银行理财子公司相继开业,22万亿的大部队将在2020年进场。基本面中,虽然2019年上市公司业绩下滑,但下半年情况有所好转,2020年将出现大规模的好转。

招商基金研究团队则认为,短期指数整体的向上动能仍在积聚,一方面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仍强调明年宏观政策以稳为主,有望继续稳定市场预期;另一方面,全球宏观经济可能正在进入修复窗口期,随着中美贸易谈判顺利落地,则中美关系有望进入较长时间的缓和期,而英国脱欧的顺利完成也将消除市场面临的政策不确定性,利于企业投资信心的恢复。而近期随着人民币贬值预期的阶段性消退以及A股估值优势的显现,北上资金仍将保持较快速度流入。

 “3000点”现七大变化

A股的独立行情一直是股“清流”,时常被调侃道:美股涨,A股跌;美股跌,A股依旧跌。不过,2019年以来,虽然美股多次创历史新高,A股也相当争气,截至12月20日,共有6次站上3000点,其中第一季度上证综指一口气涨幅超20%。

3月初,沪指首次站上3000点,随后一鼓作气冲上3200点,到5月份又再度回撤至2900点附近;6月中旬,沪指第二次站上3000点,而后又再度回撤,一度跌破2800点;9月初和10月中旬均站上3000点,但均没过几日便再度回调。11月初冲击3000点仅昙花一现,随后再度回调;一直到12月17日的第6次上探3000点。

有分析人士认为,“3000点6.0”的行情、成交和资金面上呈现出了七大变化:首先是交易情绪复苏。17日两市总成交额达7516.09亿元,创近3个月新高,逼近9月5日大盘年内第3次站上3000点时的成交额。10月以来,两市整体成交低迷,11月28日两市总成交额一度降至下半年最低——3178.92亿元。

12月后,年末行情初显抬头迹象,各大券商相继发布研报看好明年市场行情,两市成交逐步回暖。13日,在全球股市齐涨的利好催化下大盘连续3天向上放量突破,两市3天累计总成交1.94万亿元。

第二,千亿市值巨头数量再创新高。今年以来核心资产表现强势,一批绩优行业龙头股屡创新高。17日,沪深两市总市值超过千亿的个股共94只,比3月4日上证指数相同点位时多了12只,为六次突破3000点时最高。

第三,上证指数估值降低。当前上证指数滚动市盈率约14倍,低于3月4日和6月21日上证指数站上3000点时的市盈率。

第四,北上资金创扫货“小高潮”。17日,北上资金净买入88.07亿元,连续24个交易日净买入,连续流入天数创近两年新高。

第五,两融余额站上年内第二高值。17日两融余额9907.51亿元,年内第二次站上9900亿元,创年内第二高值。12月以来,两融月已累计增长了257.3亿元。

第六,个股进入普涨行情。年内上证指数前五次站上3000点的行情区间内,两市上涨的个股数量占比均过半。而12月17日上证指数再次突破3000点,两市共有3087只个股上涨,占比约83%,为历次区间中最高。

第七,电子板块大放异彩。从板块走势来看,上证指数六次向上突破3000点时的领涨行业出现了分化。整体领涨的主线由大消费、科技、金融等轮番领衔。距11月5日上证指数前次突破3000点以来,科技股再次大放异彩,申万电子行业指数上涨14.09%,领涨两市。12月17日,金融、地产再掀上涨潮,拉动指数一路向上。

  市场分化,结构性行情持续

2019年,中国资本市场发生了一系列变化,科创板成功推出,注册制试点正式推进;再融资松绑,证金下调转融资费用;3次降准合计释放万亿资金,纾困资金入市接盘,回购市场一直在推进等等。

资本市场化的前进过程也会存在困难,比如新股发行速度过快,融资规模过大,上市公司质量参差不齐,业绩爆雷,加速退市明显等等。宏观方面,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国际局势瞬息万变,贸易纷争不断,这些不确定性因素也给市场造成了一定困扰。

因此,对于未来,水皮对资本市场表现出谨慎的态度。他认为,从长期来看,市场反映的是经济的基本面或者企业的业绩。资本市场可能会出现严重的分化,发展应谨慎乐观。无论今后的股市是牛市还是熊市,都是结构性的。结构性熊市中,三分之一没有成交量,三分之一是僵尸股,结构性牛市与其相同。今后市场很难再出现齐涨齐跌的情形。

中泰证券的陈龙也认为牛市基础尚不具备,首先,全球宏观经济仍将处于向下周期,贸易协议有助于缓解我国乃至全球的经济下行压力,但不改变下行的趋势;牛市的基础是盈利增速的回升,关键是估值水平的提升;其次,全球货币政策将维持宽松,经济下行导致无风险利率进一步下行。2020年A股将在流动性和风险偏好的推动下产生结构性行情。

不过,海通证券(14.980,-0.01,-0.07%)荀玉根(金麒麟分析师)则相对乐观,认为“又一轮牛市或在路上”。荀玉根从估值、此前熊市调整深度和长度、宏观经济背景等因素比较,认为2019年1月的2440点,类似于2005年的998点,又一轮牛市正在路上。

“牛市分位3个阶段:孕育期、爆发期、泡沫期。2019年1月的2440点到4月的3288点再到8月2733点属于第一阶段。企业盈利见底回升,机构、个人、海外资金等配置力量加强,牛市有望进入第二阶段。”荀玉根进一步解释道。

不同于上述几位,交银国际的洪灏偏中性,他认为整体市场机会有限,因为市场价格在2019年的涨势很可能已经反映了滞后经济变量现在的回暖。除非今后基本面的改善大幅超预期,才会进一步大幅推升股市。通胀压力很可能持续飙升到春节过后,并在短期内限制货币政策的选择。这种货币政策的困窘很可能会阻碍股市短期上行的动能和空间。

洪灏强调,尽管整体市场机会有限,沪深300、A50、上证50、离岸大盘中概股等最能反映“龙头效应”的指数应仍能提供投资机会。
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